新闻动态

新型肥料发展应抓本质避“死穴”

    我国肥料发展经历了十几年,世界上的肥料大部分在中国,大部分产品是中国制造。但是,目前中国肥料产业各自为政、参差不齐、接触农民少,受利益驱动性大。目前,我国新型肥料产业进入新的阶段,未来将面临新问题,特别是未来新型肥料发展面对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 首先一个突出问题是我国农业发展问题以及增产资源问题。我国农业生产形势并不乐观,原因是农业投入成本太高,农产品需求量大。其次,农作物是否还能够持续增长乃至增长动力在哪里。目前我国农产品大部分增产15%以上比较容易,增产30%在部分地方也可以实现,但是这些增产依靠什么,也是摆在我们眼前的问题。三是农村、农民发生变化,现在的大农场很多,越来越多的有钱人进入农业体系,这些人在经营方式、思维方式和生产上都有不一样的要求。四是农民的期望值也在发生变化,从过去吃饱到现在更多地关注受益。面对这些问题,肥料发展还赶不上农业发展形势的需要。

    同时,规模农业发展快,但是目前农业资本效率不高、土地产出率增加不明显,技术到位率不高,需要提供配套服务解决规模不经济的问题。此外农资行业存在发展矛盾,农民想买到更便宜的肥料,却容易买到假肥;每年换肥料,并不知道什么产品好。这些问题预示着中国服务营销阶段的到来,终端营销环节需要配套作物农资产品套餐、肥料特性和作物周年生产技术周期展板以及训练有素的店员。

    我们用了十年时间发展新产品,但是新型肥料产品距离新农业形势需求还有相当长的路程。新产品日新月异,但是肥料发展还存在一些误区。对于中国的缓控释肥料,过去被当作增产肥料,花费了十多年的时间进行研究开发。近几年的研究资料比较清晰的显示,包括抑制剂类、包膜类等缓控释肥,更多地优势体现在环境方面,也就是作为环境改良型肥料,其增产性能并不是第一位。如果研发方向反了,将使其原有的价值大打折扣。比如很多企业涉足消化抑制剂类产品,其对于氮氧化物的减量非常显著,包括硝酸铵的淋洗,对于控制质量和全球变暖都有重要意义。此外,对于脲酶抑制剂类肥料,更重要的作用是减少氨挥发,对于中国以尿素为主的产品结构来说,减少氨挥发就意味着提高肥料效率,那么对于减少肥料用量意义将十分重大。

    大量研究应当使我们心中有一定的衡量标准,哪些肥料品种在哪些方面能够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。有些发展不仅没有抓本质,甚至还存在虚拟效果的现象,这样做下去将使新型肥料的发展陷入“死穴”。

    同时当前新型肥料产品发展和农业需求脱节且差距较大。当前,很多大户需要机械施肥,但是,使用BB肥容易造成分离,而化学复合肥大部分溶解过快堵塞管道。由于过于追求肥料的水溶性,在高温高湿情况下,肥料溶解过快、堵塞管道,机械施肥反而无法施下去,即使使用圆盘抛洒也存在同样的问题。除了肥料可能出现的问题,全程机械化肥料要考虑与其他环节配合。

    此外,过分注重新产品的生产和销售,没有教会农民如何使用,肥料在使用过程中也出现很多问题。按照过去的“一炮轰”的使用方法,照样追肥不仅造成生产成本提高,还使施肥存在一定风险。要改变农民的习惯,不能迁就传统习惯,否则效益无法提高。

    当前,肥料产品变革加速进入新时期。新产品不仅要有新的技术、新的施用设施,还要有新的服务模式。只有解决了农民的问题、满足了农民的生产方式转变的需要,才能真正称其为复合农业需求的新型肥料。

(来源:中国农资网)     

版权所有 2011-2020 深圳市中农生产资料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11165号 您是第951326位访问者

在线客服

关闭

服务热线
0755-26821975
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

扫描二维码